羅俊
羅俊和余清芳一樣,有很多的名字,包括:羅壁、羅秀、羅俊江、賴秀、賴乘等,這可能也是為了隱藏身份的緣故。羅俊的祖先不知在什麼時候遷移到台灣,他則出生在今日的雲林縣虎尾、斗南一帶。他有上列不同的名字,那麼他的本姓到底是羅或是賴?根據各項資料,可以得知他的祖先本姓羅,他自己則是姓賴;小時候叫做賴秀,學名叫賴俊卿,長大成年以後,幾乎都以「羅」為姓。羅俊小時候家境不錯,他和余清芳一樣,曾經在私塾就讀,據說他非常聰穎,有很強的記憶力。他曾經參加科舉考試,但沒有得到任何功名,所以就在家鄉開私塾教授學生。羅俊興趣廣泛,對中國傳統醫、巫、卜、算方面的學問都下過功夫,稱得上多才多藝。他曾學過算命和風水,更與他的侄兒合伙開了一家中藥舖,同時自己也掛牌行醫。日治初期,羅俊曾經在日本殖民政府中任職,被聘為保良局書記。不過,因保良局很快被裁撤了,羅俊便再度經營中藥舖,不僅行醫,也幫人看風水,他在這方面還真闖出一片天,頗有名聲,因此附近鄉鎮的人多來延請他去看風水。
根據我們目前所能夠看到的史料顯示,一九00年羅俊加入武裝抗爭活動的行列,不過,他到底因為什麼緣故而投身抗爭,則不清楚。抗爭活動失敗之後,他曾偷渡至中國,仍然重操他在台灣的本業,以行醫、卜命、看風水來維持生活。因為身在異鄉無法排遣思鄉的情緒,所以偷偷地回到家鄉,竟然發現他所朝夕思念家鄉的一切都有巨大的改變。不僅他的三個兒子都去世了,妻子也改嫁他人,而他在偷渡中國以前的產業,都被他的姪兒們霸佔,他可以說是家、業兩方面都一無所有了。在極端失望和百般無耐之餘,羅俊只好再偷渡到中國,先是到各地雲遊,後來落腳在福建省,隱居在山上的一座寺廟中,持齋念佛,似乎有超脫人世的意向。他就這樣地過了好幾年,一九一四年八月,有一位姓陳的台南人偷渡到廈門來尋
訪羅俊,告訴他余清芳正在籌備武裝抗爭的消息,同時勸他返回台灣參與此事。羅俊被他說動了,在這一年的九月,他先派遣派自己的心腹鄭龍偷渡台灣,到今日台中縣員林鎮去找他的好友賴冰,告訴他抗爭的計劃,而得到賴冰的同意參與。經過賴冰的安排打點,他的兩位老朋友包括住在今日嘉義縣西螺鎮的賴成、和住在今日彰化縣黃厝村的賴楚,二人各出了50圓,共計100圓,給羅俊作為返台的旅費。這一年的十二月十六日,羅俊以「齋友」的身份,和精幾位精通符法的中國人士一同從廈門出發來台,在淡水登陸,這個時候,羅俊已經是一位61歲的老人了。他回到台灣之後,並沒有馬上和余清芳碰面,而是先去台中拜訪賴冰,並且在當地和賴淵國、賴楚、賴宜、賴成等人會面,宣說抗爭的計畫,得到他們的認同,都願意參與推翻日本殖民政權的計劃。
在此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一九一五年一月九日,羅俊又以「到中國取得符簿和迎請具有法力的和尚、
紅髯姑到台灣」做為理由,再度前往廈門,找來了另外一批中國人士,並且在一九一五年二月三日回到台灣。余清芳聽說羅俊回到台灣的消息,便派遣他的親信張重三到台中去見羅俊,詳細地告知有關余清芳個人的種種訊息,包括生平、個性、抱負等等,同時邀請羅俊及他的親信前往台南市福春碾米廠內秘室,共同商談攜手抗爭的計畫。余、羅會面相議之後,做了以下的決定:第一,武裝抗爭行動在台灣南、北兩地同時展開,相互呼應;南部由余清芳負責,中、北部則由羅俊指揮。兩人在各地積極召募義士加入抗爭大事。第二,利用西來庵修繕廟宇、建醮時,籌募義軍資金,凡是捐款贊助的人,都發給他們「神符」做為憑證;並請他們再向親朋好友勸募。至於抗爭「大事」所需要的武器如何要如何弄到手、參與者要如何訓練等問題,他們似乎沒有詳細規劃。一九一五年四月,他們的意圖被日本殖民政府發現,五、六月份大部分中、北部的參加者被逮捕。除了賴淵國獄中死亡之外,羅俊、賴宜等領導人在一九一五年九月三日被判處死刑,而在九月六日被執行死刑。